台剧濒死!如香蕉贱价滞销林心如靠《男孩》突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「台剧最大的危机,就是大家不想拍了,採购价越来越低,跌到谷底,海外需求量也紧缩,怎么拍都会赔,现在的台剧,能收支打平就不错了。」北漂到恩乔依影视集团担任总经理的赖聪笔,不得不这么说。对于台剧濒死,有业者认为,这是「文化国安」的警讯,高层也希嘘,台剧好比现在的香蕉、凤梨一样,滞销。

  第10届海峡影视季,8日在平潭办两岸影视业合作研讨会,中华电视节目製作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汪威江,率领众多业者、製作人参加,与陆方交流。业者提出的,多是资金的困境,且因为韩剧太强,东南亚及日本拨大笔预算大量购买韩剧,压缩台剧空间及採购金额,台剧进入市场,就被视作解药。

  前八大副总经理、恩乔依影视集团总经理赖聪笔提出,过去以前90分钟戏剧内容,卖给无线万,加上海外各地需求也紧缩、价格也不好,销陆的价格,从每集90万跌到30万,很多业者依赖文化部补助来撑。中天董事长兼总经理潘祖荫说:「影视作品,现在像的凤梨香蕉一样滞销,如果市场更优待,审查简化,是一条出。」

  台剧的濒死,有业者说了重话:「大家该思考的是,的下一步何去何从,4个字,『文化国安』,国安问题不是只有、国防,文化也是国安问题。」

  发布惠台31项政策后,不作品时数,确实有吸引平台採购「经典偶像剧」,但新的作品则不一定,自己就能拍出好看的戏剧,台剧该如何打进市场?赖聪笔指出,关键仍在内容上:「对平台来讲,以市场为主,内容足够吸引观众,就会买单。」

  赖聪笔认为,製作费虽高,但品质仍不一定,台剧跟陆剧製作费差距虽有5倍以上,但台剧仍有突围的机会,除了创新、有意思的题材,内容要扎实。加上观众对戏剧的口味也在转变,大咖、大场面、大製作不一定就是收视,「近2年多,流量明星失败率很高,大概有70%。」

  在一片哀鸿中,也有突围的作品,林心如主演、製作的《我的男孩》是近期台剧销陆最成功一例,约创造了3000万的盈馀,曾经手《我的男孩》的潘祖荫提出两个关键:「第一,林心如这个卡司够强,再来,徐誉庭的剧本够好。」《我的男孩》的成功,甚至了八大其他作品,像《前男友不是人》、《我是顾家男》,版权都已经销售出去。《鑑识英雄II》则因为题材够特别、难製作,在询问度高。《终极一班5》则是人设鲜明、类型创新,成绩不错,算是小兵立大功。

  业者目前需要的是什么?汪威江认为产业结构出问题,忙著搞意识形态,业界也,没有反扑的能力,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:「希望政策再鬆绑,简化审批,简化两岸合作方式,方便让20多家製作公司生产内容。 」业者渴望进创作,受限没人在当地开影视公司,创作者也不能接受找人头合作,这样作品无法挂名,这是目前最不便的事情,但不见得能被解决。

  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,汪威江提出,像是片为了过于迎合金口味,造成创作角度不够宏观,过于偏重本土文化,没顾虑到国际市场的效果。多数片也被观众觉得不够「接地气」,造成吸引观众的号召力不足。

  所谓「接地气」也不是单指地方性,而是符合市场需要。超人睿奇董事长顾超製作的《鑑识英雄II》,为了「接地气」,重新剪接一遍,「自己搞不懂说故事的方式,他们会说我们故事线为什麽走那麽慢,《鑑识英雄》就遇到这样问题,所以人不是不会拍片,而是不了解市场。」

  台剧濒死的解药,不能只靠市场来医,虽然无法整治产业结构性的问题,创作者跟业者必须好好调整脚步,故步自封只会让市场越来越萎缩,赖聪笔说:「没有开创怎么有新的机会?天上不会掉下礼物,只会掉下鸟屎,大萎缩,经营者得要敢衝。」